筆趣閣 > 萬域之王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拳跪地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拳跪地


        六根赤紅石柱,分別坐落于鮮艷彩帶的六角,將揚戡眾人包圍在內。

        外界的董康等人,飛落而來,也站在了那鮮艷彩帶邊沿,卻被由六根赤紅石柱釋放出來的火焰結界擋在外面,無法沖入。

        揚戡將那六根石柱喚出,形成火焰結界以后,立即顯得好整以暇。

        他又取出一個赤紅水晶球,將其隨手扔出,那水晶球便高懸于他頭頂。

        赤紅水晶球內部,有地火精華在燃燒,還有一條條細密的地火晶線,仿佛為掌控那六根石柱的關鍵之物。

        “嘿嘿,你們這些百戰域的家伙,也太過于天真了。”揚戡咧嘴怪笑,夸夸而談,“以為人數眾多,就能穩穩吃定我們么?”

        “可惜啊,你們這兩個董家培養出來的種子,境界還是弱了一點,都沒有跨入先天境后期。不然的話,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都夠我喝一壺了。”

        “至于那董康,雖有先天境后期修為,卻并非董家重點栽培的對象。”

        “后面他即使進來,也是待宰的羔羊,注定被我所殺。”

        “古浩楓,錢鑫,曹秋水,境界都不足,難以對我造成威脅。”

        揚戡不急不緩地,又避過董麗刺來的青色錐子,并伸手朝著董麗一指。

        懸浮于他頭頂的赤紅水晶球,內部的一條地火晶線,化為一束絢爛火光,射到董麗額頭。

        那條地火晶線,烙印著火焰力量的真諦,暴烈而又鋒銳。

        董麗臉色巨變,忙以另外一只手持有的獸骨盾牌,去抵擋。

        地火晶線虛空變幻方向,稍稍繞了一下,從董麗左肩一穿而過。

        董麗左肩,不僅被穿透血肉,還燃燒出橘紅火苗。

        她吃痛低呼一聲,艷麗的臉上,滿是憤怒。

        董百劫揮動的黑色錘頭,重重砸向揚戡,卻被他隨手拉扯出來的一條火焰溪河給擋下。

        揚戡后退數步,和那兩兄妹拉開距離,似知道董家這對兄妹不但天賦驚人,且全都擅長近身纏斗。

        董百劫和董麗召喚出來的獸魂,虛空咆哮著,還在被殘魂幡中飛出的殘魂牽制著。

        殘魂幡中的殘魂,將怨念和暴虐的氣息,彌漫在天空,似乎能隱隱迷惑那頭灰色巨狼和黑鳳的靈智。

        董家兄妹,漸漸感覺出,他們和獸魂的靈魂連系,都變得有點飄忽。

        每當他們試圖動用獸魂,去攻擊揚戡時,眾多被劉健御動的殘魂,便一擁而上,釋放出負面的情緒,影響著獸魂和他們間的感應。

        早就看出躲藏在暗處,不斷抽冷子暗算的劉健,才是限制董家兄妹獸魂威力的聶天,冷哼一聲,再次盯住劉健。

        “牧寒!幫幫我們!”

        另一邊,馮瑩還在嚷嚷著,想要聶天騰出手來,去幫助她和秦嫣。

        先天境后期的秦嫣,和中期的馮瑩,面對的兩個對手,都是炎神殿的先天后期者,那兩人合力之下,也掀起驚人的火焰光網。

        密集的火焰光網,不斷地收縮著,讓秦嫣和馮瑩的活動范圍,變得越來越小。

        “以為殺了我們幾個人,就能穩操勝券了,也太天真可笑了。”揚戡哈哈大笑,就連炎神殿另外兩人的想法都不顧忌,直言不諱地說道:“每一個宗門,都只會重視傾心栽培的種子,唯有種子的死活,才是關鍵。”

        “被你們殺的那些廢物,我們炎神殿多得是,死了便死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我將你們百戰域培養的這些種子,一個個斬殺,所有的傷亡都可以彌補。”

        他所說的種子,指的是他本人,還有幽靈府的劉健,加上董麗、古浩楓、錢鑫等人。

        每一個強大的煉氣士宗門,都會挑選天賦出眾,心性堅韌者,視為種子來重點栽培。宗門內的高級靈訣,靈器,丹藥,全部都會朝著種子傾斜。

        種子,被那些宗門視為建立的中流砥柱,其中最卓越者,還會被推選出來成為宗門的掌舵者。

        揚戡,就是被炎神殿欽定的,一枚最重要的種子。

        他和唐陽兩人,更是被夏羿當成,能真正繼承他炎神殿衣缽的天驕。

        就是因為如此,他的戰力,才能遠遠超過普通的先天境后期者。

        “種子……”

        不斷以星爍閃動,追擊幽靈府劉健的聶天,臉色冰冷。

        他也清楚,被各大宗門認定為種子的天驕,往往有著超越同級境界者的驚人戰力,也唯有如此,才能被視為種子來對待。

        揚戡,就是炎神殿的種子,董百劫、董麗等人,也都算是這類人。

        這類人,都具備越級挑戰的實力,不可以常理來看待。

        “咻!”

        星爍一動,他再次到了劉健身旁,籠罩其身的混亂磁場,也將劉健覆蓋。

        “你別盯著我不放啊!”

        劉健大呼小叫,看似驚懼不安,卻在聶天突現的霎那,借助一桿殘魂幡的爆碎,又鬼魅般逃離。

        從始至終,他都不愿和聶天正面交戰,一直都在躲避。

        他似乎在等待,等揚戡擊殺董家兄妹以后,將聶天當作下一個目標襲殺。

        他只肯躲在暗處,以殘魂幡牽制董家兄妹,就是不肯拿出壓箱底的手段,和聶天正大光明地去戰斗。

        連續數次,都被劉健逃脫的聶天,看待此人的目光漸漸變了。

        境界弱于揚戡,只有先天境中期的劉健,其實一點都不弱。

        他當時通過星爍,還有那截樹枝,連境界更高的常塬都斬殺了,可在面對劉健時,卻被他屢屢逃過。

        這充分說明劉健真實的戰力,一定不是他展露的那樣弱,可他也不知出于何種目的,就是不肯和他碰面,只是一味地躲避。

        然而,劉健連續躲避時,竟然依舊暗中掌控著殘魂幡。

        一桿桿飄舞在獸魂之中的殘魂幡,從中飛出的殘魂,還是在持續給董百劫、董麗壓力。

        一邊躲避,一邊還能暗中控制著殘魂幡,劉健絕非無能之輩。

        “那牧寒就是個廢物!”外界,古浩楓揮動著那柄靈劍,帶動風雷之力,斬向火焰結界,又一次無功時,恨恨地說道:“要不是他擋住我的前行之路,讓我先進去了,劉健應該已經被我所殺了!”

        錢鑫皺眉,說道:“劉健此人我聽過,這家伙一身保命的靈器,只喜歡鬼鬼祟祟偷襲,不愿意和人正面戰斗。此人身法詭異,如果只避戰,還真的拿他沒辦法。”

        “浩楓,不是我偏袒那牧寒,依我看就算是里面的是你,只要劉健不想戰,你也沒什么辦法。”

        “你怎么站在外人那邊了?”古浩楓不滿道。

        “在我遇險時,他幫了我,就是這么簡單。”錢鑫回應了一句,突揚聲高喝:“牧寒!不要理會劉健了,他要是一味地逃,就從別處下手!”

        火焰結界,能隔絕這些先天境者,卻不能連聲音一并擋住。

        錢鑫的那一聲高喝,響徹在火焰結界內部,聶天聽的一清二楚。

        不斷追擊劉健的他,瞬間止住,仔細再看,就發現劉健身影如一縷殘魂,就在火焰結界內部始終飄忽不定,身法確實有獨到之處。

        連番追擊無果,再聽到錢鑫的提醒,他也冷靜下來。

        也在此時,一塊被那環形彩帶牽引著,飛入此地的碎石,慢悠悠地,到了董百劫、董麗等人頭頂。

        那邊,就是灰色巨狼和黑鳳被殘魂騷擾之地。

        聶天身影再次瞬息消失。

        現身時,已落在那塊被牽引而來的碎石上方,他想也不想,又以九顆碎星中的神秘魂力,混雜著精神力,締結出一柄肉眼不可見的靈魂之刃。

        靈魂之刃形成霎那,他便以心神精妙操控著,開始斬殺撲向獸魂的殘魂。

        一條條灰蒙蒙,模糊不清的殘魂,在靈魂之刃的斬擊下,“吱吱”怪叫著,魂體分裂,很快化為煙霧消散。

        眾多殘魂,因靈魂之刃的斬擊,都在迅速死亡。

        沒了那些殘魂的束縛,董百劫和董麗的獸魂,一身輕松,從半空撲向揚戡。

        “嗚!”

        灰色巨狼咆哮著,攜帶著驚人的兇戾氣息,鐵鉤般的狼爪,就在揚戡腰側抓了一下。

        揚戡腰部立即鮮血淋淋。

        那只黑鳳展翅,一束束含有暗黑靈力的羽毛,化為奪命的箭矢。

        揚戡壓力頓增,在那灰色巨狼和黑鳳的襲擊下,再難保持從容,他伸手一抓,那赤紅水晶球落入掌心。

        一束束地火晶線,不斷地從水晶球狂飆而出。

        水晶球,像是變成了一個大刺猬,飛出的火焰光刺,盡數擋下董百劫和董麗的獸魂攻擊。

        “劉健!你在搞什么鬼?”揚戡目顯憤怒,不滿地低聲咆哮著。

        “楊老大,你知道,我這人……不擅長硬碰硬的戰斗。”劉健一臉尷尬,但在揚戡暴怒的目光下,還是顯得有些心虛,畏畏縮縮的說道:“算了,那小子交給你,我去幫你們的人,先殺了水月商會的兩個丫頭。”

        話語一落,他就像是一縷幽魂,輕飄飄地朝著秦嫣和馮瑩而去。

        被兩個炎神殿的先天境后期者,圍殺半響,始終得不到聶天回應的秦嫣,一看到他到來,神情大變,嬌喝道:“牧寒!”

        秦嫣是極少數幾個,知道那劉健厲害的人,眼看劉健過來,她是真的慌了神。

        以她和馮瑩的實力,應對兩個炎神殿的先天境后期者,本就局勢堪憂,她體內還被熾烈炎力滲透,血肉都火辣辣的痛疼。

        在這時,劉健要是抽冷子暗算,動用幽靈府的幾種詭秘法決,她絕對要瞬間慘死當場。

        可面對她的呼喚,聶天分明沒有任何想要援手的想法,眼睛直勾勾盯著揚戡,突然從碎石上炮彈般墜落。

        滿腔怒意,在聶天心間燃燒著,他雙眸猩紅駭人。

        種種不同屬性的靈力,被他抽離近三分之一,匯聚為一拳,沉重如山地轟向揚戡腦殼。

        那一式得自神秘異地的怒拳,寄托著聶天滔天怒意,拳勢如山如海,能轟炸天地般,讓揚戡都臉色驟然一變。

        揚戡抬頭,看著那一拳轟來,竟生出一種避無可避的無奈感。

        拳勢下壓,給他一種天穹沉落,覆蓋周邊一切范圍的恐怖感,似乎不論他往何處躲避,那一拳都會砸下來,根本不可能有逃離的空間。

        就連欲圖近身攻擊揚戡的董家兄妹,在聶天揮拳而來,目中怒焰滔天時,也心生警惕,下意識遠離。

        火焰結界外圍,百戰域的一眾來人,因距離較遠,加上結界的阻隔,他們并不能體悟出怒拳的狂暴威懾。

        他們只是覺得奇怪,奇怪聶天從碎石飛落,握拳往下砸來時,為何揚戡大驚失色,董家兄妹倉皇避讓。

        他們并不覺得,先天境初期的聶天,揮動的那一拳,真能給揚戡帶來多大的威脅。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鳴,從揚戡迎天而上,和聶天轟然砸向的兩只拳頭上傳出。

        響聲爆出的那一霎,就連阻絕眾人踏入的火焰結界,光芒都仿佛突然黯淡。

        旋即,他們就看到揚戡的膝蓋,猛地彎曲,并狠狠地戳地。

        揚戡竟被聶天的一拳之威,給轟擊的雙膝著地,直接就跪了下來!

        ……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http://www.cucegn.live/21_21101/1059966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 做枪手能赚钱吗 重庆百变王牌 打麻将赢钱五种方法 nike新浪体育 印度修手机赚钱吗 四川快乐12 卖袜子10元6双赚钱吗 贵州快3 9o后oo后青年老板好赚钱 pk10牛牛 过年那段时间在乡下买什么赚钱 手机在家做什么能赚钱 伦敦奥运会网球比分 怎么在手机赚钱 有100张电话卡怎么赚钱 竞彩篮球大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