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獸軍團 > 第120章:陣靈噬主

第120章:陣靈噬主

        烏藍看著眼前的壯漢,腦中急速的思索,最終確定并不認識此人。難道他是幽云國來的人?是幽云皇帝派來追殺他的人?亦或者是想拿自己前去領賞?

        先前只知道這土匈是一個奴隸販子,對他的身世和過往根本不熟悉。對他的為人也談不上了解,只是知道這個人很是霸道。

        記憶中,幽云國內并沒有這樣一個聞名的奴隸販子,而他又是怎么僅憑自己的招式猜出自己的身份的,烏藍百思不得其解。

        而霍思行從靈蛇中突圍出來,第一眼就看到烏藍正在和土匈對峙,他知道定是烏藍知道他正在和人結仇了來幫自己了。心中暖熱的同時,也很擔憂,憑烏藍的實力又怎么可能是土匈的對手。這些靈蛇的邪性他是清楚的,萬一烏藍被控制住了,那自己怕是只能被動挨打了。

        二人眼神一碰,心中各自有了決斷,烏藍是想把土匈拿下,然后拷問清楚,霍思行則是想把土匈打倒,不能給他傷害烏藍的機會。

        烏藍一掌層疊掌印拍出,土匈心中一驚,目露詫異,沒想到烏藍會突然對他出手,緊忙往后退去,可是還沒退倆步,霍思行的劍便劈了下來。

        猝不及防下,被一劍劈的身子一斜,然后又被一掌拍了個正著。他身上的倆條陰靈土玄蛇被一掌拍的猙獰直叫,身上冒出了滾滾黑氣,蛇身上有火焰升騰。那包附身體的土黃色鎧甲,也隨著靈蛇的翻滾消減解體了。

        霍思行一擊得手,一個轉身護在烏藍身前,舉劍指著土匈說道:“是爺們就咱倆斗,別扯上不相干的人!”

        土匈被驟然襲擊本欲發怒,但見霍思行護住烏藍的舉動,怒氣漸漸消減。那倆條欲操縱萬蛇上前報仇的陰靈土玄蛇也被他安撫強壓了下去。

        他知道烏藍定是不肯相信他,否則又怎么會不認他,又怎么會對他出手。也不在乎霍思行的挑釁,反而對他護住烏藍的舉動很是贊賞。

        “霍思行你很不錯,是個爺們!我為向明有你這樣的兄弟而感到自豪!”

        霍思行則懵了,這暴躁的土匈不但不反擊還夸贊,這是什么情況。向明?是誰?扭頭看向烏藍。

        烏藍心思百轉,最后沉聲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土匈一聽,明白了,這是對他身份懷疑,急道:“我是你圖大伯啊!你忘了嗎?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奧,我糊涂了,你又怎么會記得你小時候的事。我想想啊。”想了片刻,指著胸口的一道傷疤說道:“這個傷疤你知道吧!這是我在馬鹿戰役救你父親留下的。”

        “這個是我救你二哥時留下的。”

        “這個是我在天靈山斬殺妖域強者留下的。”

        ……

        古匈指著身前的一處又一處傷疤,越說越是激動,隨著回憶,神色一會興奮,一會緊張,一會高興,最后又化作哀傷。聲音也是越來越小,“可惜,你父親再也看不到你了。”

        烏藍的情緒也在急速的變化,胸口在劇烈的起伏,呼吸也越來越沉重。

        通過土匈的比劃提醒,一個人影和眼前的人重合了。可是那個如山一般厚重的男人和這個人卻長著完全不同的倆副面孔。猛搖了搖頭,喃喃道:“圖大伯,你也遇害了嗎?是了,連父親都逃不過的劫難,更不要說他手下的頭號大將了!

        烏藍眉頭一挑,冷聲道:“你說的這些,向軍伍中人稍加調查便清楚了,說吧,你為什么要冒充他。”

        此時旁老大和趕來的劉景然、趙開云,已經把僵住的人都拖離開了,正快速的趕過來。

        土匈被圍住了,卻不見絲毫擔心,反而放聲大笑道:“我冒充他?我圖谷雄向來說一不二,什么時候冒充過別人,更何況,這天底下有冒充自己的嗎?”

        烏藍一聲冷笑:“我圖大伯乃渡劫三重巔峰的修士,而你呢?不過只是空有一身蠻力;我圖大伯乃軍陣大家,而你呢?連萬蛇盤龍陣都只能布最初級的;我圖大伯一身戎馬、俠肝義膽,而你呢?卻只會倚強凌弱、仗勢欺人;我圖大伯的陣靈乃域境赤焰帝皇蛇,而你呢?只不過有倆條陰性雙生蛇……”

        “你們究竟把我圖大伯怎么樣了,說出實話,我今天便饒你不死!”

        旁老大幾人剛到,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也知道烏藍這是要動手了,一個個拿穩武器,磨刀霍霍,把狀態調整到了最好,身體內的靈力隱隱成噴發狀。

        圖谷雄被說的一時怔住了,沒想到烏藍說出這些,沉思了會解釋道:“那天宮中傳出說要為你爹立功德碑,我們都為他高興,后來皇帝又下令犒賞三軍,我們都信了!誰知酒中卻被下了毒,然后又被偷襲,我拼盡全力之下才逃了出來。之后得知你全家被以謀反罪羈押,在行刑之時我見到了你父親,我真恨我當時實力大損沒有能力救出你的父親,后來得到你父親的暗號,知道你一直在銀月城一帶活動,我便化名土匈,做了個奴隸販子來到這一帶,就是希望找到你!“

        “我渡劫三重的實力便是因為當時的傷慢慢滑落到了現在蘊境的境界,空留下一身渡劫修士的皮囊。而陣靈赤焰帝皇蛇也為了掩護我逃跑,戰死在了亂軍中!”

        “這些年我收留了不少你們家被貶為奴的遠房親戚,還有軍中誓死忠于烏家而被販賣為奴的一些將領,他們就在我的駐地,你若不信可以親自去看看!”

        圖谷雄說的一時動情,錚錚鐵漢眼中竟閃現出了淚花,聲音悲痛,哀傷的情緒讓在場的幾人都為之動情。

        烏藍卻實不屑,這些年他遭遇的陷阱多了去了,不可能為一個人的話而失了分寸,“幽云皇帝——幽百川,還真是下得很大大的本,竟然把事情搞的這么逼真,即便再像真的假的還是假的,永遠成不了真的。”

        圖谷雄:“那你如何才肯信我!”他想過無數次可能發生的事,卻沒想到好不容易找到烏家最后的血脈,卻不信他說的說,心情一時有些沮喪。

        “除非你換一張和我圖大伯一模一樣的臉,你們這局做的太好,太完美了,可是你們卻忘了找一個長的像一點的人過來。”

        圖谷雄一摸自己的臉,突然意識到,“原來問題出在這!”當下苦笑道:“這是找百媚宗花重金換來的一張臉,沒想到險些因為他壞了事!”言下之意就是,他沒有現在的這張臉,恐怕也活不到今天。

        旁老大聽著二人你一眼我一語越聽越迷糊,霍思行卻實清楚的,他知道烏藍的身世,知道倆人在談什么,可是就算他知道,他也不知道這圖谷雄說的是真的是假的。

        這世上道貌岸然能讓人相信,背后卻一肚子陰謀詭計的人多了去了。他便是被一個‘慈善的大商人’被從孤兒院里騙取了地下世界,打了十幾年的黑拳。所以這事他不打算發聲,這圖谷雄究竟是怎么樣的人只有烏藍自己最清楚,這事也只能全靠烏藍自己的判斷。

        突然圖谷雄眉頭一皺,緊接著臉色潮紅起來,“向明,快跑,帶著你的人快跑,記得你小時我們的暗號!”

        只見圖谷雄話剛說完,他的那倆條雙生蛇突然反口向他咬去,蛇嘴咬下去之后咕隆咕隆的吸食著鮮血,土黃色的舍身迅速變的血紅。

        烏藍大吃一驚,“陣靈反噬了,大家快撤!”

  http://www.cucegn.live/29_29513/237493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