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開天錄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試手

第二百七十七章 試手


  巫鐵看向了大孔雀明王宮正門。

  魔章王走在最前面,他已經靠近了大門,正緩緩的伸出手去推動門戶。

  他身后,是華光。

  華光身后,是炎寒露。

  炎寒露身后,居然是老白。

  老白之后是魯嵇,魯嵇身后才是木肜,再次是石飛、山盾。

  輪回接引大陣,越是資質上佳者,從中脫離的速度越快。但是相對應的,資質越好的人,雖然在外界度過的時間極短,越是在大陣中經歷更漫長的時間。

  長短,快慢,等等一切時間上的概念,在輪回接引大陣中,是沒有意義的。

  如此看來,老白和魯嵇的資質,比木肜還要好。

  看看身軀矮小,實力低微,天生賊眉鼠眼的老白,巫鐵半晌說不出話來。

  “嘿,木肜這女子,心高氣傲的,等她清醒過來了,會被氣死吧?”巫鐵有點幸災樂禍的笑著。

  想想剛才木肜兇巴巴的要巫鐵交出三連城心傳種子的模樣,巫鐵要說心里沒一點火氣,那是假的。能夠看到木肜無傷大雅的丟點面子,巫鐵覺得挺開心的。

  只不過,現在看不到木肜注定會精彩無比的表情。

  他們走上臺階的人,都沉浸在大陣造成的幻象中。

  他們對外界毫無知覺。

  只有巫鐵,被那三連城的第一任城主,曾經的大孔雀明王,用什么‘身外之物都是虛妄,唯有修為才是根本’的借口,一腳從大陣中踹了出來。

  悻悻然的抽了抽鼻子,巫鐵哼了哼:“說白了,就是說,這宮殿里有什么好東西,我是不許取了。”

  “這老家伙,有點小氣啊……不就是,拿走了他們的心傳種子么?”巫鐵向老鐵翻了個白眼,這事情又不是巫鐵他自己下的手。

  “占了便宜,就不要賣乖了。”老鐵很輕松的將權杖像一根燈芯草一樣輕松的舞動著:“反正,有了白虎裂,你還要別的東西做什么?唔,你現在,感覺如何?”

  老鐵很認真的,帶著一絲緊張的看著巫鐵。

  《元始經》,這是理論上最完美的功法。但是,從未真正有人修煉過。

  起碼在老鐵的記憶中,沒人修煉過。

  老鐵很好奇,《元始經》凝聚出的命池,是什么樣的。

  巫鐵點了點頭,他小心翼翼的撬動一絲靈魂力量,凝神觀察自己身體的即時狀態。

  這一絲靈魂力量落入身體中,巫鐵只覺眼前一片大光明——他的身體宛如一片璀璨星河,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力量,都在放光,宛如一顆顆星辰一樣放出奪目的光焰。

  身體,前所未有的好,前所未有的強。

  當著一絲靈魂力量小心翼翼的返回法源,巫鐵看到了一片金光霞氣環繞的……

  這是命池么?

  巫鐵想起了他在大蛇窟見到的,黑環郎君孫左被多利亞用預言術,強行推入命池境時,孫左凝聚的那個命池,大概就是……海碗大小?

  簡陋粗鄙,好似陶土隨意捏成的一個土疙瘩,難看到了極點。

  可是那也是一座命池。

  而巫鐵凝聚的,這方圓不知道有多少萬里,通體金光霞氣縈繞,好似黃金琉璃鑄成的大家伙……好吧,看形狀,姑且是池子模樣,巫鐵也算他是一座命池。

  就是體積太大了一些,太過于厚重龐大了一些,表面的光紋太過于華麗華美了一些,散發出的氣息太過于古樸雄渾了一些。

  還有就是,每一次呼吸間,這座命池吞納的天地元能太過于龐大了一些。

  一道道巨龍一樣的天地元能呼嘯著注入這座廣袤的命池,無數道極細的光絲在命池中盤旋飛舞,眼看著那霧氣狀的天地元能逐漸變得粘稠,從霧氣凝成液態,從液態凝成水銀狀,最后從水銀凝成半凝固的晶體狀。

  一粒粒半凝固的晶體狀‘法力’繞著巫鐵盤坐在半空中的靈魂飛舞。

  一粒粒法力結晶不時和命池中的無數光絲融合,每當有一絲光絲融入法力結晶,這些法力結晶就歡快的撲向巫鐵的靈魂。

  這些法力結晶在靈魂身上破體而過。

  每當一粒法力結晶穿透一次靈魂,巫鐵的靈魂就輕微的顫抖一下。

  靈魂的色澤就清晰一點點,好似長大了一絲絲,也變得凝固一些,而且在靈魂內部,就有一枚閃爍的符文悄然沉淀。

  而法力結晶往來穿透靈魂九九八十一次后,就‘叮’的一聲墜入命池底部,靜靜的躺在那里。

  巫鐵凝神內視的時候,已經有淺淺一層法力結晶堆砌在命池底部。

  這就是命池境的修行。

  打破天鎖重樓,這就好似收集原材料,將天鎖重樓中的所有天地奧義,從禁錮狀態化為自由狀態,將其化為命池。

  靈魂掙破天地枷鎖,得了逍遙,得了自在。

  從此就可以用命池,蓄玉液,養元胎……隨著自身感悟的天地玄機不斷的融入靈魂,隨著命池提煉的天地元能不斷的滋養靈魂,靈魂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越來越神異。

  重樓境時,巫鐵施展神通秘術,還要咒語、手印或者其他的諸般外部條件。

  命池境后,隨著天地玄機不斷和靈魂融合,各種神通秘術隨心而動、隨念而發,一念動之,則天雷地火齊齊轟下,諸般神通宛如本能一樣發作,普通重樓境哪里抵擋得了?

  更不要說,凝聚命池后,法力經過凝聚,變得更加精純精煉,同樣一絲法力發揮的威能更大,命池能夠儲存的法力比重樓境的法源更加龐大,無論是瞬間爆發力還是持久力,都遠遠超過了重樓境。

  更強悍的身體,更強大的法力,更精純的法力,施展神通法術的速度更快,神通秘法威力更強。

  靈魂能夠同時承載的神通秘術更多。

  重樓境修士有時候只能同時發動一兩種神通,命池境修士能夠同時承載幾種、十幾種神通。

  更不要說隨著靈魂不斷被滋養,不斷強大,和天地越發契合,靈魂力量逐漸蛻變,靈魂波動化虛為實,甚至單單靈魂力量都能爆發出可怕的殺傷力。

  “狀態很好……好得,無法形容……”巫鐵喃喃道:“命池的狀態,不好形容,畢竟只是體內開辟的一處小小芥子空間……但是硬要說的話,我的命池直徑超過九萬里,這算什么?”

  ‘咚’!

  老鐵手中權杖落地,重重砸在了他的腳趾上。

  老鐵眼珠凸起,直勾勾的盯著巫鐵,過了許久,他才彎腰,撿起了權杖,一聲不吭的收起權杖,收起往生塔投影,重新化為胡狼形態。

  他耷拉著尾巴,慢悠悠的向三連界的出口走去。

  “走吧,找個人試試手段。”老鐵頭也不回的說道:“你知道……楊戩和牛英雄那幾個家伙,他們凝聚的命池,有多大么?”

  巫鐵想到了古神兵營中楊戩那如同神圣的可怕氣息。

  “總有,幾萬里吧?他們的功法,或許不如《元始經》,但是總有幾萬里吧?”巫鐵也不多望大孔雀明王宮一眼,緊跟在了老鐵身后。

  “楊戩,八千一百里……牛英雄弱一些,七千二百里。”老鐵喃喃道:“就算這樣,他們也已經是那個時候,我們的中流砥柱了啊。”

  “命池超過九萬里……呵呵,超過九萬里……”老鐵的聲音似笑似哭,只是一張胡狼臉上,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如何:“九萬里的命池,《元始經》成型,太晚了,來不及,來不及……那時候,已經來不及培養一個修煉《元始經》的繼承人了。”

  “小鐵……老子……”老鐵突然張開嘴,‘咔咔’磕了兩下牙。

  “老子現在想要咬碎點什么,想要啃幾根腿骨……”老鐵突然仰天長嘯了幾聲,化身一道黑光直奔出口。

  巫鐵鷹神甲胄后面,兩只碩大的金屬羽翼張開。

  踏入命池境,巫鐵的靈魂發生了本質的變化。

  重樓境時,巫鐵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力量和外界的自然萬物隔著一層厚厚的屏障,雖然靈魂力量能外放,但是總感覺好似隔了一層毛玻璃,好些時候運轉不靈。

  破開重樓,凝聚命池,巫鐵只覺靈魂力量敏銳到了極致。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每一個自然元能粒子在金屬羽翼中的流淌軌跡,他能輕松的判斷出金屬羽翼拍打空氣,隨之造成的一系列的變化。

  金屬羽翼輕松的拍打了數十下,巫鐵化身殘影,飛行軌跡變幻莫測,猶如靈蛇游動一樣,‘嘩啦啦’一下,后發先至的超過了老鐵,一頭扎進了三連界的青銅門戶。

  ‘呼’的風嘯聲中,巫鐵從青銅金字塔的最下層大殿中沖出,他身形飄忽不定的在金字塔長長的甬道中閃爍著,彈指間就沖出了青銅金字塔,瞬間來到了關押饕餮圖的監牢中。

  右手一揮,饕餮圖身上各種禁制紛紛破開,饕餮圖發出一聲驚愕的呼喊聲,臉上突然露出獰惡的笑容。

  “巫鐵,你這是什么意思?我饕餮氏的人,還沒這么快趕來吧?”饕餮圖瞇著眼,上下打量著巫鐵。

  “嗯?你,你,你凝聚命池了?”饕餮圖猛地睜開眼睛,駭然盯著巫鐵。

  巫鐵肆無忌憚的用靈魂力量掃描著饕餮圖。

  唯有踏入命池境的修士才能分辨出重樓境和命池境的靈魂波動的不同。

  重樓境的修士,靈魂和肉體都背負著天地枷鎖,故而靈魂波動生澀至極,無論靈魂多強大,總有一種負重前行,宛如蝸牛爬行的感覺。

  到了命池境,無論靈魂力量多弱小,那種源自靈魂深處的輕松和靈動,那種和自然界契合、融合,近乎水乳-交融的感覺,是重樓境的修士怎么都不會有的。

  巫鐵居然凝聚了命池。

  饕餮圖咧嘴一笑,他畢竟是多年老江湖,他一眼看透了巫鐵的心思:“想要找我這個手下敗將練練手?可是你要明白,之前我之所以被你們生擒活捉,不是你們多厲害,而是這三連城的陣法防御太強大!”

  巫鐵笑看著饕餮圖,向他勾了勾手指。

  饕餮圖一聲長嘯,他身體猛地一步向前,驟然破開虛空,直接出現在巫鐵面前。

  一記重拳自下而上,狠狠轟在了巫鐵的下巴上。

  一聲巨響,巫鐵被打得直線沖天飛起。

  他一頭撞碎了關押饕餮圖的囚牢,呼嘯著沖起來數十萬米高,險而又險的差點就要撞在頭頂一輪虛日上。

  身邊金光一閃,巫鐵用神通穩住了身形,下一瞬間,他化身一道金光長虹,呼嘯著向饕餮圖沖去。

  破開了最后九重天鎖重樓,巫鐵自然而然的掌握了無數的神通秘術。

  他此刻施展的,就是‘天罡變化’中的‘縱地金光’神通,這是一門據說沒有速度上限,法力越強、對時空的領悟越強大就越快的遁光神通。

  就算此刻施展起來,巫鐵也已經快得讓人無法看清他的身形。

  饕餮圖愕然瞪大了眼睛,他驚訝道:“縱地金光?你能掌握這神通,是你血脈不凡,還是你的功法傳承非同小可?希望,是你血脈的力量。”

  饕餮圖貪婪的看著巫鐵。

  他希望巫鐵掌握縱地金光不是因為功法的緣故,最好是因為他的血脈中就有縱地金光的相應神通。

  如此一來,吞噬巫鐵,對他會有極大的好處。

  身體一晃,饕餮圖在巫鐵快要靠近他的時候,同樣化為一道金光沖天飛起。

  同樣是縱地金光,饕餮圖曾經吞噬過一個血脈傳承中有縱地金光神通的年輕修士,從那年輕修士的血脈中獲取了這門神通。

  平日里,饕餮圖極少施展這門遁法。

  今日見到巫鐵化身金色長虹,饕餮圖興致也上來了。

  他自信滿滿的化身金光,迅速向巫鐵迎了上去:“巫鐵,同樣是縱地金光,隨著法力或者說……道行的修為不同,我們的速度也是天差地遠……”

  他又是一拳向巫鐵的下巴轟了過去。

  之前那一拳,饕餮圖是留手了的。

  他唯恐魔章王還在掌控三連城的防御陣法,萬一他一拳將巫鐵打成重傷,魔章王控制城防大陣攻擊他,那豈不是自找苦吃?

  這一拳,饕餮圖稍微加了點力氣。

  他盤算著,一拳打暈巫鐵最好,如此能夠將他挾持作為人質,威逼魔章王釋放饕餮鴣和他的四個下屬。

  饕餮圖笑得得意。

  巫鐵所化的金色長虹蠻橫的沖了過來,毫不講理的一頭撞在了饕餮圖的身上。

  一聲巨響,巫鐵和饕餮圖硬生生撞在一起,饕餮圖體內傳來了清脆的骨骼碎裂聲。


  http://www.cucegn.live/75_75783/52924265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 通过 赚钱吗 农场自产自销赚钱吗 欢乐湖北麻将透视 做今日头条可以赚钱是真的吗 富聊赚钱是真的吗 pk10 捕鱼达人核弹能炸多少钱 好用的挂机赚钱软件破解版 体育比分结果 2015什么好赚钱软件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捷报手机 超市和饭店送什么货赚钱 熊猫麻将可以上下分不 海南4+1 新水浒q传新区如何赚钱 玩小游戏可以赚钱的应用提现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