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陰陽乾坤顛 > 第一百三十五章:幫忙

第一百三十五章:幫忙

  此時的周靖軒,心里對付開還是有幾分好感的。

  他又想到這付開也是滄渝人,是跟母親一個地方來的,心里就更覺親近了幾分。

  逐到尚書府外,以滄渝周慧之子的名義送上了拜帖。

  又等了半注香后,周靖軒被人帶到了二門的會客廳里。

  周靖軒端著一碗茶才喝了幾口,就見付開著家常衣服,走了出來。

  周靖軒連忙起身,拱手恭敬施禮:“晚輩周靖軒見過付大人!“

  付開疑惑到:“你父親叫周慧?“

  周靖軒看了看左右:“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付開聞言屏退左右。

  “家母姓周名諱慧,乃滄渝人氏。“周靖軒說到此停頓了片刻,這才繼續到:“靖軒承蒙付大人昔日鼎力相助,感激不盡。

  聽說付大人,今日遇到了為難之事,靖軒愿為大人,盡一絲綿薄之力。“

  付開疑惑到:“老夫好像沒幫過你?“

  說到這里,他突然恍然醒悟:“哦,對了,你是上次跟夏家小兒打官司的那個年輕人!“

  周靖軒點頭:“正是!“

  付開再次疑惑起來:“那次,老夫好像沒幫到你什么?“

  周靖軒笑到:“還請大人放心,靖軒說大人對靖軒有恩,是不會錯的。“

  眼前的少年眉眼彎彎、目光明亮、落落大方。面貌倒有七分像映象中的那個人。

  付開有些猶豫地問道:“你.....母親認識老夫?是她.....叫你來的嗎?“

  周靖軒答非所問:“大人,您對賊人劫走七公主,可有什么看法?“

  付開搖頭:“他們什么線索都沒有留下,找起來有些麻煩。“

  “既然如此,那靖軒幫大人找找看,要是有什么線索,一定來告訴大人。“

  “那多謝這位小兄弟了!”

  付開眼里有些疑惑,又帶著幾分恭謹。

  母親大病一場后,雖然忘卻前事。

  可她說這既然付開敢為了他們,跟皇帝老兒翻臉。就能說明付開是把他們母子,一直放在心里面的。

  現在付開有難,他們不能坐視不管啊!所以周靖軒此時異常誠懇。

  話既以說完,周靖軒便起身告辭,隨即離去。

  他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此時的大街上,因為官兵的搜查,而鬧得雞飛狗叫的。

  到處都是哭喊叫罵聲,以及物體落在地上,發出的尖銳、沉悶的聲音。

  不知有多少人,正在借著這樣的亂子,出心里的惡氣!

  周靖軒邊走邊搖頭嘆息著,隨即就看到袁昃旰,正跟著兩個人,朝著這邊走來。

  一見周靖軒,袁昃旰就挖苦起來:“靖軒,你在這里干什么?怎么好些天都見不到你,你這甩手掌柜,當得可真是悠閑?“

  “哪有?我每次去,偏偏你都不在。“周靖軒攬過袁昃旰的肩,轉移了話題:“昃旰,你說咱要是,把劫持七公主的歹徒,找出來,你們人家會給咱們多少賞銀?“

  袁昃旰連連搖頭:“不,靖軒你別想著這種美事了!人家既然連公主都敢綁,收拾咱們還不是小菜一碟?“

  “那你有沒有,見著什么可疑之人?“

  袁昃旰認真想了想,隨即搖頭:“沒有!對了,靖軒,咱就別想著這事了,這多危險?還不如咱們喝酒去吧?“

  周靖軒松開袁昃旰,悻悻道:“改天吧,我想救出七公主,好還一個人的人情,如果你們發現可疑人物,就告訴我。“

  在大街小巷里轉悠了一天,周靖軒一無所獲,只好轉身往回走。

  當他走到一家花樓跟前時,竟遇到了金永安。

  “金永安!你在忙什么?”

  金永安本不想搭理對方,但見對方主動打招呼,只好哼了一聲:“有事。”

  見金永安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周靖軒裝作恍然大悟:“哦?你逛花樓來著!你看我不告訴欣悅去?”他洋洋得意地轉身就要走。

  金永安忙拉住他,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你別胡說!我替我家公子,來這里請一個姑娘過去的。”

  周靖軒看了一眼旁邊,轎夫正抬著的轎子,撇撇嘴:“你家公子?那是夏燦光呀?”

  金永安語氣淡淡:“是的。”

  周靖軒好奇的上前,就想去那掀轎簾。

  金永安忙按住了他的手:“周靖軒,不要嚇著了人家姑娘!”

  “嚇著?”這種煙花柳巷里出來的姑娘,還能被嚇著?周靖軒好笑的搖了搖頭。

  金永安見周靖軒離開了轎子,忙吆喝讓走快點。

  周靖軒拉著金永安問到:“喂!夏燦光最近在忙什么?”

  金永安搖了搖頭:“我是他家的護院,不是隨從,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那今天這種事情,也歸你做嗎?”

  “不是,是夏燦光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說他怕路上不安全,是以就叫我前來了!”

  “他每天都召妓嗎?”

  “像這種有錢的商賈人家,怎么會隨便召妓呢?依我看一定是他家來了重要客人,不方便來逛青樓,所以只好讓人來請吧?”

  金永安早已不耐煩起來,可是又害怕周靖軒向妹妹告黑狀,只好耐著性子跟他解釋著,心里卻早已把他賭咒了個百八十遍了。

  周靖軒卻毫不在意,只是好心勸他:“夏家已經敗了,我看你還是早些離開夏家吧?以免將來受到牽連。“

  “多謝閣下好意!“金永安語氣客氣而疏離,隨后幾步趕上了那頂轎子。

  “真是狗咬呂洞,不識好人心!“

  周靖軒嚷完這句,隨即轉身離開。

  他來到趙幽映那里時,趙清湘早吃完了晚飯,見他來了,又去廚房里為他做飯。

  周靖軒連忙坐在灶邊,幫著添火。

  身為皇子,干這種粗活,他卻沒有感到一絲的別扭。

  再說,反正他也沒有把自己當成皇子過!

  “娘,你知道嗎?從前我好羨慕人家的娘在灶間,給她孩子做飯!“

  趙清湘鄙夷看他一眼:“這有什么好羨慕的?你看那大戶人家,有哪個娘會常常下廚,給孩子做飯?“

  “可咱不是大戶人家啊!“

  趙清湘不想跟他啰嗦,直接轉過話題:“叫你幫著付大人,你幫得怎么樣了?“

  周靖軒說出了他的猜想:“我懷疑劫持云蘭兒的,是逍遙門的人?“

  趙清湘搖頭:“不可能!人家逍遙門不說劫持公主,以他們的能力,現在取皇上性命都綽綽有余!

  他明知道皇上最看重的,是自己的性命與名聲,還用得著去綁架一個,對皇上起不了多少威脅作用的公主嗎?“

  

  http://www.cucegn.live/82_82720/5087229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