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學霸嬌妻:陸少寵上癮 > 169:陸小川:祖宗,給個痛快話行不?(二更)

169:陸小川:祖宗,給個痛快話行不?(二更)

  他嗓音真的輕,極盡溫柔,輕輕地撩在她耳邊。

  因為那般熾熱的溫度,江沅耳朵紅了。

  臉也紅了……

  校園里一點兒微弱的路燈光映在她臉上,那種桃花一般的緋紅顏色讓陸川怔了下,喉結滑動,鬼使神差,他輕輕地閉上了眼,俯下身去,慢慢湊近。

  嘴唇突然一涼。

  他睜開眼,目光深沉的可怕。

  江沅用兩根手指抵住了他的唇,也沒說話,微微偏過了頭。

  這是?

  不愿意的意思?

  陸川納悶兒,就那么僵持了一會兒,突然偏了偏頭,低笑一聲問:“太早了?”

  江沅眼眸低垂著,沒說話。

  折磨死人!

  夜里的冷風,輕輕地吹過竹林、枯藤,簌簌作響,兩個人沉默著,又曖昧,眼睛里有火花,心頭溫度炙熱,明明一切正好,卻始終沒有,再進一步了。

  良久,陸川嘆了口氣,柔著聲音,撒嬌一般求她:“祖宗,給個痛快話行不?”

  江沅差點被他逗笑,忍著,輕輕開口:“我現在不想談。”

  陸川:“……”

  心里貓爪撓腮,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江沅。

  江沅一本正經地想了想,又說:“我想好好學習,考去首都。”

  話落,她輕輕地推開了陸川的手,抬步要走。

  陸川被推得懵了一下,角色調轉,身子后磕在了墻上,足足懵了好幾秒,腦子里突然“砰”一聲,好像煙花升空一般,炸了,狂喜,猛一抬手,將差點走開的女孩再次拉到了懷里。

  他從后面,緊緊地將人抱住。

  江沅一抬眸,看見他交握在一起的,修長手指。

  耳邊的聲音,輕輕的,帶著竭力克制仍舊沒忍住的笑意:“一言為定,我就當你答應了。”

  不就去首都嗎,對他來說,so/easy!

  江沅再沒說話了,低頭咬著唇,眼眸含笑。

  她沒發出聲音,陸川卻能感覺到她的情緒,心里激動的不行,握在一起的雙手又緊了緊,緩了緩呼吸,喟嘆地說了句:“你可真夠折磨人的。”

  說著話,他摸索到她一只手,握在手里摩挲把玩。

  這一處沒人,待久了卻有些冷。

  兩個人待了足有近一小時,陸川才極為不舍地將人放開,嘆氣:“走吧,送你回宿舍。”

  “嗯。”

  江沅點點頭,跟他一起往出走。

  陸川走在前面,她稍微落后半步,只覺得渾身哪哪都是燙的。

  自己都能感覺到,臉頰紅透,很不像話。

  她前面也不是沒喜歡過人,眼下回想,之前的很多感覺,卻十分淡了,模模糊糊的,并不深刻,腦子有些暈乎乎,全部被眼前走著的這個男生給占滿了。

  他就是這樣的,強勢,還挺霸道。

  “你是想考電影學院?”

  走在路上,涼風一吹,陸川才又一次琢磨起江沅剛才的話,若有所思地問了一句。

  江沅還在胡思亂想,聞言,茫然地抬眸看了他一眼。

  “操——”

  陸川又停下,臉色糾結。

  江沅:“……”

  莫名其妙的,她看著人。

  陸川也看著她,一臉認真地說:“要不我們再過去待一會兒?”

  剛才沒抱夠……

  一瞬間,江沅就明白他意思了,嘀咕道:“你有病啊。”

  “你有藥,快給我治。”

  “噗——”

  江沅不想理他了,抬步往前走,嘴里說著:“你好煩你知不知道?”

  “那你別勾我了。”

  “誰勾你了——”

  怎么沒勾?

  那種眼神看他,就是引人犯罪。

  陸川單手拎著她死沉的書包,快步追上去,手一抬,在江沅臉上擰了一把。

  很疼!

  真的疼……

  江沅感覺他真的有病,又覺得自己是不是不該這么早松開,這人張狂起來,接下來這半年要怎么過?心里多少有點擔憂,她便轉過頭去說:“剛才的事情,你別說出去。”

  “……什么?”

  “就,一起考首都。”

  陸川:“……”

  嗶了狗了,這事情都不能往出說?

  沒錯兒,真的不能往出說!

  說出去他顏面何存?

  他堂堂的九中老大,追一個妹子追了半年,到頭來就得到一個一起考學的承諾,絕壁不能說啊,說出去以東子為首的那些混蛋,還不將大牙給笑出來了。

  點點頭,他一本正經的:“不說,我說這個干什么。”

  語氣有些不服。

  江沅瞅了他一眼,又聽他強調:“不說不說,你好好念書。就你這成績,考首都其實還有點危險,不像我,首都體大的大門完全朝我敞開,只要我報考,基本上就板上釘釘了。”

  江沅:“……”

  不得不承認,這人說的沒錯。

  編導戲文都是亞藝術,文化課分數要求相對較高。體育就不一樣了,過線就行,陸川的文化課成績,在體育生里面,絕對是獨占鰲頭那一種。

  莫名地,她都有些汗顏了。

  陸川也樂了,又問:“誒,是不是想考電影學院?”

  江沅搖搖頭,“我更想去傳媒大學。”

  電影學院和傳媒大學都是傳媒界的一流院校,可相對而言,前者輸出更多的是演員,后者輸出更多的是傳媒人。她沒想過考表演,覺得傳媒大學更合適。

  陸川也跟著點頭:“傳媒大學可以的,只要你考得上。”

  江沅:“……”

  看了她一眼,陸川突然地有些擔憂了,神情也變得認真起來,苦口婆心:“就剩半年了,你可必須要好好學。特么地,我怎么這么虛呢,你最后要沒去成,那不涼了?”

  “……你能不能說點好聽的。”

  江沅忍無可忍,郁悶地道。

  陸川哈哈笑了一聲,一巴掌揉在她頭發上,“加油啊同學。”

  兩個人就這樣,一路往宿舍樓下走,目光和心思都在彼此的身上,也完全沒注意到,身后挺遠的地方,有一道人影,拎著個紙袋,一直跟著他們。

  ------題外話------

  抱抱大家,阿錦今天不太舒服,二更來的有點晚。

  三更還是七點哦,愛你們。

  http://www.cucegn.live/82_82842/122600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