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漫威里的奶媽 > 第八十六章 當你凝視惡魔,惡魔卻.....

第八十六章 當你凝視惡魔,惡魔卻.....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到了與赫萊爾相約的夜晚,臨近午夜時候。妮娜坐在梳妝臺前面似糾結什么,桌面上放著許多平日不會用到的武器,她正在考慮今晚要用什么武器戰斗比較好。

  并不是怕赫萊爾看破圣光魔法,完全是因為今晚要錄制一個視頻!

  三天時間發生的事不算少,其中神盾局的事情是最為麻煩的,經常有人跑來她家里苦口婆心講道理,明里暗里都在暗示她:在?為什么領著工資不干活?

  除開莫須有的研發經費,妮娜每個月可以領取一筆不菲的工資,作為神盾局特聘的魔法學顧問,主要負責幫助特工把暗藏的魔法生物找出,進行有效控制或者滅殺,可以領取一筆百萬年薪。

  這也是合同上寫明的,合同是由特工高層領導擬定的。之前沒有談這事完全是因為尼克的蘇醒,重整旗鼓開始追查暗殺者事跡,經過一個月,在許多“勤懇特工”努力下,他們什么鬼都查不到!

  迫于上頭給壓力,鹵蛋實在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打電話向她求助。

  妮娜心里跟明鏡似得,所謂的暗殺者自然知道是哪些人,但她沒有打算直接匯報鹵蛋拿獎金,反而打算把暗殺黑鍋嫁禍給地獄的惡魔。錄像就是為了證明自己已經將暗殺者給全部解決了!

  ‘偽裝者’和惡魔差不多,樣貌都是稀奇古怪的,一般人看不出破綻。

  妮娜坐在梳妝臺糾結半天,最后還是決定用圣光魔法莽過去算了,反正觀看者又不會給自己寫觀后感,無須去在意那些人會不會被魔法嚇到,她相信特工們三觀扛得住驚嚇,不會被驚到的。

  換上適合運動的服裝,拿上不知什么時候擺桌上的單反相機,把露出的桃心尾巴塞回褲子里面,妮娜先去廚房準備好橘貓的宵夜罐頭,這才穿鞋出門。

  唔...伽娜塔不在第三天想她,死橘貓今天把我的電腦吃掉,討厭死它了!

  門外早已有人等候,滿地的煙蒂表明來人已經等待許久,赫萊爾正一臉煩躁的在花園中走來走去,看到妮娜從屋里走出來,立刻開始抱怨:“你的辦事效率讓我覺得身心疲憊,快點吧!我們距離儀式地點有一百多公里,你太慢了!”

  “急什么急,不就是墨菲斯托女兒墨菲斯塔趕著投胎嗎?”妮娜把手中單反相機丟給赫萊爾:“又不是本體跑出來,轉生成功還不是一招秒的貨。記得把我除魔辟邪的過程完整錄下來,我有大用!”

  圣光審判邪惡,如同老爹教育不聽話的孩子一樣,吊起來打,完全就是鍛煉身體一樣的活動,沒有任何威脅感!

  動不動就真實傷害,任由惡魔們穿上最厚的防具都沒用,該挨的毒打還不是照單全收?說不定一個暴擊下去,惡魔們還能表演一場原地開花結果。

  赫萊爾坐駕駛座開車,離開市區油門直接踩到底,車速保持兩百以上,距離目的地有一百六十公里。墨菲斯塔轉生儀式還有兩小時開始,這段時間里全部信徒都會聚集在一起,吟唱咒文!

  它要將這些人一網打盡,徹底把勢弱的困境扭轉過來。它的弱不單只是分身實力上的差距,還有勢力的無能。

  作為后來的魔王,路西法布局在地球上的勢力被打壓的很嚴重,沒人想分享早已制作好的蛋糕。靈魂可是地獄最為堅挺的硬通貨,就算它實力在地獄處于金字塔的頂端,但它還是一個窮鬼!

  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擁有神祇七分之六實力的自己,本體一直是立于地獄最強七人之一,這也直接導致普通容器無法承受祂一絲力量,只能把意志碎片映射到現世,去收集貪婪者的靈魂。

  不愿與人類誕下子嗣,變成承載力量容器的自己,只能找一個外援,它千辛萬苦才找到一個實力合格的外援,要是被墨菲斯塔信徒逃了,它直接血虧!

  臨近儀式地,赫萊爾側頭詢問:“待會可能有不少信徒在場,你真的確定不會因為一時手軟而放走它們嗎?”

  妮娜摘下耳機,一臉疑惑:“啥?”

  “.......沒事,下車吧。”赫萊爾覺得自己擔心可能是多余的,兩者本來就是屬于對立的死敵關系,想讓一位神職者放走任何惡魔,簡直和天方夜譚沒區別。

  妮娜下車,望著眼前郁郁蔥蔥的玉米地,忍不住吐槽:“果然,不管什么東西和玉米地扯上關系都會變得不妙,惡魔轉生場所不能高端一點嗎?”

  “儀式已經開始,墨菲斯塔在農場里面念誦著咒文,我們過去吧.....”車上赫萊爾的聲音發生變化,不再是之前的男性嘶啞嗓音,反而變成中性的聲音。

  車頂上展開黑色羽翼,身上穿著樸素黑色長袍的赫萊爾緩緩浮出,胸前高聳讓百分之五十女性覺得自卑,可惜臉上的五官嚴重影響了魔鬼般的身材。

  原本俊美的面容,像是被畫家用橡皮擦擦過一樣,如同鉛筆隨意畫出的。

  妮娜對此見怪不怪,沒有因為赫萊爾的性別發生變化而覺得驚奇。天使本來就是沒有性別的,看到它的人心中是怎么定義它的存在,它就會以什么樣容貌出現是外人面前,非常神奇的被動。

  除非天使去重新轉生,使用身體修煉回天使的境界,否則被動永遠存在。

  “@*~#&..”露出真面目的赫萊爾說話瞬間響起重音,一個聲音是歌唱,一個聲音是在說奇怪的語言,不需要去理解就會翻譯成母語,傳輸到別人腦中。

  “啊,我知道,你輔助拍攝就行,剩下一切交給我就行。”妮娜疊好buff,具現出多把‘勝利之矛’,重塑成一把戰斧。

  赫萊爾握住妮娜的手,身后三對黑色羽翼不見動,自然而然往上浮起,向著農場所在地飛去。

  農場的空地上,立起一個高臺上站著一個滿頭銀絲,頭生六角,尾龍骨長著肉色的粗壯尾巴的女性。她一臉的嚴肅對下面人說著什么,身旁站在妮娜之前在照片上看到過得兩個女孩。

  比起那只奇怪惡魔,妮娜倒是對周圍的布景比較有興趣,不說動次打次火爆的不行的音樂,就那一地的酒瓶,要是赫萊爾沒告訴她,這里舉行轉生,妮娜真的以為這里在舉辦化裝舞會。

  現場一點都不嚴肅,和酒吧之間就差一個遮風擋雨的天花板了。

  而且,墨菲斯托是怎么生的?

  大兒子黑不溜秋一團黑霧,女兒除開尾巴樣式和眼影,長得和魅魔似得。

  

  http://www.cucegn.live/83_83381/50560342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