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道藏情 > 第八章 這是小魯班嗎?

第八章 這是小魯班嗎?


  白秋水撥開魔群,走近一看,只見小短腿攤主被人高馬大的客人抓著領子,提在半空中。小短腿兩只腳使勁地撲騰,臉憋得通紅。

  白秋水頓時正義之氣升騰,上去就抱住那人粗壯的胳膊,本想把小短腿救下來,結果發現對方對于自己的那點兒重量根本無動于衷。不僅如此,貌似還惹怒了對方,眼看對方一個巴掌就要扇下來,白秋水緊張地閉起眼睛,腦子確實清楚無比地顯出兩個大字“要死”。

  意料中的巴掌沒有扇下來,白秋水感覺自己被轉移到一個柔軟的懷抱中。

  “咚”的一聲,白秋水驚得睜開了眼。

  只見那魔的胳膊被齊齊斬斷,掉落在地上,一股黑氣就彌漫開來,很像煙霧彈,不過倒是沒有血肉模糊的慘象。那魔因為疼痛,小短腿已經掙脫開來。

  那魔正要大罵,轉眼看到是落離,撲通一聲跪下,”帝尊,請您給我做主,這小矮子居然賣假貨,坑我。”

  落離掃向小短腿,小短腿跪伏在地上,雖然因為害怕瑟瑟發抖,但還是抬頭辯解,“帝尊,不是這樣的,他買之前我就和他說過,這個剪刀不適合他這樣的大塊頭使用,他的指甲要比普通的魔堅硬了數十倍不止。是他一意孤行,現在反倒來怪我。”

  白秋水聞言,眼睛一亮,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白秋水上前問道,“你說你是制作剪指甲的工具的?”

  小短腿不卑不亢地回道,“是的,我也是剛剛成魔,來到魔城以后發現這塊兒挺有市場的,就打算做起來,結果剛開張就遇到了碰瓷的。”

  白秋水轉向人高馬大的魔,說道“你買之前,他是否提醒過你,這工具不適合你?”

  那魔有些猶豫,白秋水接著說,“你要是說謊的話,就是欺騙帝尊,后果可想清楚了?”

  那魔嘆了口氣,“對,他確實是告誡過我。。。還請帝尊贖罪。”

  落離看向白秋水,一副你說怎么辦的模樣。

  白秋水狐假虎威道,“本也沒有大事,不過你得向小短腿,哦不,攤主道歉,以后也不能因此事刁難。”

  “是,”那魔毫不猶豫站起身來,鄭重向小短腿攤主道歉,“對不起,是我魯莽了,前幾日因為撞傷了腳,導致腳趾甲也插進肉里,實在疼的厲害,不由得就急躁了,還請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次。”

  小短腿看向那魔的腳趾,因為腳趾甲嵌入肉里,又因為剪刀不夠鋒利而強行拽扯,現在整個腳都是血肉模糊。小短腿蹲下,摸了摸腳趾甲,抬頭看著魔,說道,“最近我剛得了一塊兒契隱的鱗片,你且等我七日,我一定會做出適合你的工具。”

  魔大喜,“真的?”

  “那當然,我的技術可是偷師那位鼎鼎大名的魯班大師。”小短腿叉著腰,一副得意的模樣,哪還有剛剛的狼狽。

  白秋水第一次看到有人偷師還偷的這么理直氣壯,不過這是不是代表她也能為自己做一個合適的指甲刀,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白秋水一把握住小短腿的手。

  “你給我也做一個吧,我可以給你做顧問。”

  “什么是顧問?”

  “就是我提供想法和圖紙,你根據模樣來做,一定會比現在的剪刀更加實用。”

  “真的?”小短腿大大的眼睛里盛滿了好奇的小星星。

  白秋水重重點頭,“沒錯,你的技術一定會更上一層樓,魔城的大家也會感激你的,所以你也要為我做一個專屬的指甲刀哦。”

  小短腿拍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那你讓我看下你的指甲是什么樣的?”

  “沒問題。”說著,白秋水露出了她的長指甲,只一瞬間她感覺到周圍的氣氛變得十分凝重。

  就連小短腿剛剛熾熱的眸子也變得冷漠。

  白秋水有點兒害怕地松開了小短腿的手,往后退了腿,眼神求救地看向落離,“怎么回事?”

  落離回看她,讓她安心。

  “她不是鬼族的人。”落離語畢,剛剛的凝重的氣氛瞬間消失不見,眾人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再次熱情地招待白秋水。

  回去的路上,白秋水忍不住問,“魔族和鬼族有深仇大恨嗎?

  ”沒有,“落離頓了一下繼續說,”這大概是因為我的緣故,以前我和鬼族有些恩怨,魔族結契后潛意識會跟隨主人的情感,所以他們才會對鬼族有些警惕,。”

  “這樣啊。”

  “嗯,別多想,他們不會為難你的。”

  白秋水點點頭。

  不知道鬼族的恩怨會不會和她有關,畢竟她是鬼族一心要搶的人,如果我只是他用來報復鬼族的籌碼該怎么辦?白秋水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接著一件披風就將她包裹,白秋水詫異地看向落離。

  戴著面具的落離,眼神那么溫柔地看著她,似乎天地間他的眼睛里只有她一個人。白秋水感覺眼眶有些疼,如果一切都是謊言的話,她該怎么辦?

  她好像控制不住地喜歡上這個人了。

  白秋水折返回凡人街買了木炭和紙筆,打算回去就著手畫指甲刀的設計圖,落離本想送她回去,但白秋水剛剛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了對方,在這種感情混亂的狀況下,白秋水實在不想和他呆在一起,非常強硬地表示自己可以回去。

  落離沒在強求,而是派了兩個人跟在白秋水身后保護她的安全。

  白秋水回去后,剛打開房門就發現家里好像來客人,而且看對方那氣勢洶洶的模樣,怕是來者不善。

  白秋水禮數周到地為對方讓座,斟茶,哪料那女魔卻根本不吃這一套,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聽說帝尊很中意你?”

  白秋水忍痛將茶水倒完,繼而直勾勾地看向女魔,“你是誰?這和你沒關系吧?”

  女魔嗤笑一聲,“我是他的未婚妻,你說有沒有關系?”

  白秋水只覺得當頭一棒,她不可思議地看向女魔,“你說的是真的?”

  ”你倒是說說,我騙你做什么?”

  女魔皮膚白皙,兩彎彎月般的眼睛藏不住的風情;嘴唇的顏色就如同落離宮殿前開的正艷的曼陀羅,紅的熾烈;淡金色的發絲熠熠生輝,像是童話里的公主。緊身的黑衣包裹著豐滿靈動的身體,衣服上還點綴著鱗片,像一條出水的美人魚,美得讓人挪不開眼,確實和落離很般配。

  白秋水有些自慚形穢,但還是倔強地,看向她,“你不用擔心,我只是對他有價值而已,等我價值耗盡,自然就會被拋棄。”

  “你有什么價值?”

  “我也不知道,這個你要去問帝尊了。”白秋水毫不示弱地看著女魔。

  “最好是這樣。”說完,女魔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白秋水看著走遠女魔,突然低笑了起來,自己怎么會有那么荒唐的想法,落離怎么可能喜歡自己呢。剛剛萌生的愛意,就這樣被白秋水打入冷宮。

  本章說:謝謝一直支持我的你,在茫茫人群中看到我的書,并且一直支持,謝謝。


  http://www.cucegn.live/94_94573/4722827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 游戏可以开挂赚钱方法 正版星力捕鱼平台下载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下载 米赚天天赚钱是真的吗 开照片相馆赚钱吗 篮球即时比分 51678 金蟾捕鱼 小米是靠金融赚钱吗 球探网足球比分 网络街机捕鱼平台 打码赚钱appQQ提现 新浪体育比分 重庆时时彩 滴滴深夜卡赚钱多 球即时赔率 山东群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