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道藏情 > 第三章 物是人非

第三章 物是人非


  白秋水倏忽間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落離卻噗地一笑,“騙你的。這藥是為了治你的傷熬制的。”白秋水松了口氣,這人的性格原來是這樣惡劣的嗎?

  此時剛剛入夜,街上已經沒有多少行人,而且來來往往地都是男人,白秋水疑惑地看向落離。落離解釋道“這里是北蕭國的一座小城,因為四面環山,很少與外界有所聯系,這幾天年輕女子不停的失蹤,當地人認為鬼怪作亂,所以每到太陽落山,女子就足不出戶。”

  白秋水聞言,覺得說是鬼怪作怪也沒什么不妥,她到現在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亂葬崗的棺材里,而且不幸遇難的那幾位姑娘,也是突然出現在那里,如果是人為,怎么會一點兒跡象都不沒有,除非。。。

  白秋水忍不住看向落離,除非是像他一樣的人。但是這樣的存在,還能算是普通人嗎?怕是比鬼怪都可怕吧。

  “到了。”落離輕輕地說道,聲音卻是很清晰地落入白秋水的耳中,將她從沉思中喚過神來。

  白秋水看著眼前破敗的墻壁和搖搖欲墜的木門,隱約從門的縫隙里滲出草藥的味道,這應該是綠玲姑娘的家了,她的父親該是位大夫。白秋水抬手正要敲響木門的時候,突然間猶豫了,我真的要將這個噩耗告訴他們嗎?如果是自己的話,她一定會悄悄地死去,不驚動任何人,不想任何人為她難過。而她現在就要將一個噩耗帶給這家人,而她卻無法為他們做什么,一想到這里,白秋水有些難受。

  “怎么了?”落離的聲音從她的后背傳來,白秋水似乎感受到了后背傳來的溫度,定了定神,回道:“沒事。”

  深呼一口氣,白秋水敲響了屋門,然后將信物和紙條一起放在門口,和落離躲在轉角處。過了一會兒,一雙粗糙,血管突起,指甲有些泛黃的手撿起了信物,緊接著一聲聲隱忍卻無法控制的嗚咽傳入白秋水的耳朵,刺激著她的神經,白秋水艱難地睜大眼睛,她知道只要一眨眼,眼淚就會落下來。

  落離就在白秋水的身邊,他沒有放過她一絲一毫的情緒變化。

  “其他的我去送,你先回去休息。”落離開口建議,白秋水搖搖頭,繼續往前走。

  子殊城并不大,不過一個時辰,白秋水就將信物交到那幾位姑娘的親人手里,和落離分開后,白秋水沒有洗漱就倒在床上,明天的這座城怕是會變成人間地獄吧,十一位姑娘同時喪生,該有多少人會為她們難過。

  次日,白秋水剛剛蘇醒,落離就將一件黑色袍子交給白秋水。

  “這黑袍是用特殊材質做的,穿上它,你就可以在白天行動。”

  白秋水驚喜地接過袍子,她連忙道謝“謝謝,我還以為以后再也見不到陽光了。”

  落離摸摸白秋水的頭,白秋水驚訝地看向落離,落離淡定地收回手。

  ”事情已經辦完了,你和我走吧。”

  “再等一下,我想送她們最后一程。”白秋水猶豫地看向落離。

  “走吧。”

  子殊城的今日,晴空萬里,那日被曬傷的記憶還留存在白秋水的腦海中,她猶豫地踏出一步,陽光獨有的溫暖令她通體舒暢,有了這黑袍,就算恢復不了正常其實也沒什么,雖然吃飯沒什么味道,不過她已經很滿足了。沒有生活過黑暗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陽光的溫暖,她很慶幸自己還能重新走在太陽下。

  雖然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當哀樂響起,白茫茫的冥錢在一聲聲地痛哭聲中盤旋的時候,白秋水一顆接著一顆的眼淚還是無聲地掉了下來。雖然眼前的人和自己毫無關系,但是對于她這種比較敏感的人來說,別人的情緒很容易就會感染到她。

  不合時宜地,一支紅色的隊伍,踏著歡快的音樂與發喪的隊伍打了個照面。原本沉浸在悲傷中的鄉親,被這不符氣氛的場面吸引了過去,只見一匹白色駿馬的鬢毛上系著喜慶的紅絲帶,馬背上的男子一身大紅的狀元服披在身上,他唇紅齒白,容光煥發,眉宇間盡是少年得意的風流。

  不知道人群中誰喊了一聲,“這不是彥朗嗎?”“對呀,對呀,這是金榜題名了?”

  彥朗子殊城人,父母早亡,后被子殊城首富杜家收留,在杜老爺的幫助下進京趕考。

  彥朗本來洋溢著幸福的臉上,在得知青玉的死訊后,瞬間變得灰敗,白秋水從未親眼目睹過一個人從生機盎然瞬間失了光彩,不由訝然。彥朗脫下大紅的狀元服,蹣跚地走向青玉的棺木旁,撲通一聲,跪伏在地上,失聲痛哭。

  聲聲泣血,肝腸寸斷。

  如今桃花笑了春風,人面卻已不知去往何處。

  彥朗跪在青玉父母的面前,“杜伯父,我與青玉青梅竹馬,對她更是愛慕已久,如今我榮登榜首光耀門楣,還望您能成全我和青玉的婚事。”說著又是一拜。

  青玉父親扶起彥朗,“你這又是何苦,青玉已經死了,約定也就不作數,你還有大好的前程。不必浪費在一個已死之人身上。。。”說著,也開始哽咽。

  彥朗搖搖頭,“我曾和青玉約定,一生一世一雙人,此生非她不娶。”

  青玉父親無奈的搖頭,但還是答應彥朗,三日后為他和青玉舉行成婚之禮。

  出乎意料地,白秋水也收到了請帖,問過客棧的伙計才知道,原來彥朗邀請了十里八鄉的所有鄉親,白秋水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決定赴約。

  三日后,整個子殊城張燈結彩,聽說是杜青玉的父親特別找人裝飾的,一是嫁給彥朗是女兒的心愿,他這個做父親的不能含糊;最重要地還是不想辜負彥朗的一片真心。白秋水感動,落離卻是緊鎖眉頭,兩人一路無話。

  遞了請帖,白秋水和落離便入了席。杜家很是闊綽,雖然應邀前來的人數眾多,但杜家卻是輕松容納了,而且各種珍饈美食也是讓人眼花繚亂,若不是白秋水已經沒有了味覺,怕是哈喇子已經兩丈高了。果不其然,其他人已經沉浸在美食中連說話的空隙都沒有。

  不對勁!

  白秋水終于察覺到了異樣,這么多人怎么可能這么安靜?就算美食誘人,但不該一句話也不說。她下意識地看向落離,落離一副你才看出來的表情,怪不得落離一路上表情嚴肅,原來他早就知道了。正想著,突兀刺耳的聲音傳來。

  “吉時已到~”

  話音剛落,白秋水便看到所有人突然停下了進食,規規矩矩地坐在臺下。而這時彥朗穿著喜服,抱著青玉的牌位出現了。


  http://www.cucegn.live/94_94573/4733476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 花生日记几种赚钱方式 一号庄彩票安卓 神武新区最好赚钱职业 制晶体赚钱 华体即时赔率和比分 杭州什么工作可以赚钱吗 如何才能凭着能力赚钱 甘肃麻将作弊器 北京赛车 宏發彩票苹果 冒险岛2挂什么赚钱 淘宝网做分销商赚钱吗 湖北麻将打法技术 20选5 ABC彩票网址 回收黄金的如何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