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道藏情 > 第二章 腹黑落離

第二章 腹黑落離


  白秋水困在無盡的火海之中,因為吸入大量的煙塵,整個人已經陷入半昏厥狀態。

  果然剛剛的一切才是做夢吧,沒有人會來救她,白秋水想,像她這樣無父母朋友的人,即使就這樣消失也不會有人在意的。

  她合上眼睛,接受了死亡的命運。

  火越燒越旺,這種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白秋水的腦子莫名的清醒,想到過去的點點滴滴,她不甘心還未領略人世間的美好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她猛地睜開眼睛,伸出手爬向窗口,白秋水住在三樓,樓下是個花壇,跳下去也許還有生還的可能。她一點一點地爬過去,在打開窗戶的一霎那,白秋水用盡全身的力量跳了下去。

  在她脫離了火海的瞬間,白秋水也將這些年的痛苦掙扎甩在身后,如果這次能夠大難不死,她一定不再怨天尤人,也不再在意別人的看法,按照自己的步調,好好地

  活下去!

  白秋水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間古色古香的屋子當中,雕花的桌椅,精致古樸,茶盞里還冒著幽幽的茶香,顯然剛剛有人在這里。

  白秋水下床,警惕地看向四周,卻并沒有發現有人在這里,松了一口氣,正要打開窗透透氣。忽然一雙手覆上她的手,阻止了她開窗的動作,那是一雙蒼白的手,皮膚下青色的血管若隱若現,絲絲涼氣鉆入她的毛孔,白秋水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白秋水的身體僵了片刻,猛地回頭,眼前的人帶著赤色的面具,面具的形狀是兩朵交織的曼陀羅,面具下的眼睛似有千言萬語,卻又似無波無瀾。白秋水試探地問道:“是你救了我?你是誰?”

  “你現在的身體不適合在白天行動。”落離答非所問地說道。

  白秋水擰了擰眉,脫口問道:“為什么?”

  落離拉開最近的椅子,繼續喝那杯還有余溫的茶水。

  白秋水還站著,靜靜地看著他。落離舉止投足之間從容不迫,優雅淡然,就像一只黑色的丹頂鶴,而且是成了精的那種。

  落離放下茶盞,斟酌了一下,說道:“你的身體已經死了,你現在的情況幾乎和僵尸沒有差別。如果皮膚碰到強光,就如同火烤,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落離想了想,繼續說道:“但又不完全一樣,你還是有機會恢復的,所以不用擔心。只是在恢復期間,不能在強光下行走,不然身體受損,很麻煩。”

  白秋水聽到落離的話,心中一驚,她不是驚訝于自己的身體狀況,而是這個人居然對她的身體情況知道的那么透徹,那他知道自己是穿越過來的嗎?白秋水忍不住看向落離。

  落離好像猜到了她的想法似的,站起身走到她身邊,低頭看著她說道:”不用擔心,我不會害你,之所以救你,是因為你有這個價值。”

  “我對你有什么價值?”白秋水追問道。

  “等時機到了,我會告訴你。所以在那之前,就盡情地利用我吧。”

  白秋水嘆了口氣,看來他是不會坦白了,不過這對她也無關緊要,就算對方想對她不利,她也毫無反抗的余地,倒不如維持現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你剛剛說,我現在的身體已經死了,那我和僵尸又有什么區別?”

  “僵尸是沒有靈魂的,但你有。”

  白秋水點點頭,“你說得對,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落離看著她,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揚,朱唇輕啟“異界人。”

  白秋水瞪大眼睛,好吧,看來他真的全都知道。這是大佬,怕了怕了。

  白秋水摸摸鼻子,尷尬一笑,急忙轉移話題,“你說我身體死了,可我為什么還有痛覺?”

  白秋水看著落離越來越陰沉的臉色,感覺心臟突突地跳,忍不住伸手按住心臟的位置,哦對了,她的身體死了,心跳什么的不存在的。白秋水尷尬地把手放下,緊張的情緒倒是緩解了不少。落離臉色稍緩后,答道“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是精神和身體的直接聯系,你要記住以后不管你受到多大的創傷,只要身體還在,就不會死,但會生不如死。所以萬事不要逞強,這個世界比你想象中的可怕多了。”

  白秋水聞言脊背發涼,不過能夠重生,已經是賺到了,既然如此就好好享受當下。首先,就是要把那幾位姑娘的事情給辦了吧。

  白秋水掏出信物,把自己剛醒來時遇到的幾位姑娘,還有他們托付的事情告訴了落離。白秋水將這些姑娘的尸體的所在地寫在了紙條上,一共11個,每個信物上面都綁了一個。然后笑嘻嘻地看著落離,說道“既然你讓我盡情利用你,那我就不客氣了?”

  落離嘴角含笑,點頭。

  白秋水松了一口氣,要說之前腦子一熱答應了這事,現在想想辦起來還是很困難的,先不說她不知道對方的父母,即使知道了,將這些遺物交到他們手里,自己還不成了犯罪嫌疑人,就算不死估計也要被官府打的屁股開花。但是現在有了落離,這么一個上天入地的能人還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白秋水心里的小算盤打的啪啪響,“那等晚上,你帶我去找這幾位姑娘的父母吧。”

  “你把東西給我,我自己去,你好好休息。”

  “別別別,這件事是我答應的,還是讓我做吧,這樣我心里比較踏實。”

  落離沒在堅持,“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到左手邊的房間來找我。”說完就離開了白秋水的房間。

  白秋水在原來的世界差點兒被燒死,來到了這邊又差點兒被曬死,直到此時此刻她才得已空隙梳理目前的狀況。從這些天的遭遇,所見所聞,白秋水斷定自己這是穿越了,這個地方不同于以前居住的地方,是存在鬼怪的,不過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鬼怪的,不然那幾位姑娘也就不會托她帶消息了。白秋水伸了個懶腰,躺下。

  以后不管遇上任何事情,她都會努力活下去,死這種事情,體驗一次就夠了。

  白秋水困得眼皮打架,很快就睡著了。直到夕陽透過窗戶的縫隙灑落在地上的最后一縷余暉也消失不見的時候,她才微微轉醒,剛剛起身,落離就端著一碗不知名的湯水走了進來。

  “先把這個喝了”落離將湯水遞給白秋水。

  白秋水看了看碗里黑乎乎的東西,也沒多問,捏著鼻子就灌了下去。

  落離接過空碗,又看了看白秋水“你都不問問這是什么?就一口氣喝了?”

  白秋水擦擦嘴,看著落離疑惑的眼神,說道“反正我又打不過你,你讓我喝,我就喝了。再說了,你要害我,也不用這么麻煩。”

  落離無聲地笑了。

  “你太天真了,這藥是用我的心頭血熬制的,喝了它你以后就逃不出我的禁制。”


  http://www.cucegn.live/94_94573/47350314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 七乐彩 比分直播500万彩客网 超跑怎么样才赚钱 奥迅足球指数 捕鱼王者人民币 有个手游传奇可以打帮贡赚钱叫什么 114足球直播 合一彩票游戏 什么加工机器容易赚钱 qq麻将作弊器2014 你好好赚钱才是对我好的礼物 欢乐麻将豆子交易平台 浙江十一选五 文明5攻略赚钱 怎么在爱拍赚钱 体球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