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君亦輕 > 1:魔修敵襲

1:魔修敵襲


  靈界中域,九荒城,青衫門。

  清幽竹室內,溫玉床榻上睡著一位絕色少女,晶瑩的汗珠自她緋色面龐滑下,宛若露落芙蓉。

  “唔,好熱……”她秀眉緊攏,無意識的喃語,少頃,驚醒。

  雪色衣擺撫過紫奇木地板,久睡剛醒的少女晃著暈暈沉沉的頭下榻,打開了小窗。

  夜風從窗外涌進,帶來近于寒冰消融的涼意,她滿足地喟嘆出聲。

  這時有人推門而入,立于窗邊的雪衣少女轉過身來,看見來者,面上便露出了笑意。

  來人是個煉氣后期的小姑娘,柳眉杏眼,青衫雪裙,手持托盤,盤上一碗靈谷粥,正冒著熱氣。

  她看著少女,眼中有些慍怒道:“君亦輕,那魔修竟沒要了你的命,真是可惜!若是你下次還敢任性地亂跑,不用其它人出手,我先結果了你。”

  小姑娘正是掌門的關門弟子云葵,人長得清秀,性子有些驕傲,還算好相處。

  而雪衣少女則是青衫門掌門的凡人養女君亦輕。

  靈界以修為定尊卑,很是看中靈根,掌門三番五次地讓云葵照顧他這個凡人養女早就引起了云葵的不滿,故她對君亦輕說話惡劣非常。

  君亦輕是早就習慣她的,知她嘴毒心軟,從不計較,她笑了笑,然后道謝:“麻煩云姐姐給我做吃食了。”

  云葵冷哼一聲,將粥放到桌上,然后邊去關窗,邊訓斥道:“身上的毒剛解,不好好護養著反去吹涼風,是想病了再拖累人嗎?”

  正在準備開吃的君亦輕立即舉起雙手,十分好脾氣的附和道:“云姐姐說的對,我改,一定好養著自己!”

  云葵再次冷哼一聲,徑自向外走去,將出門時又腳步一頓,回頭道:“我已經給師父和師兄發了靈訊,他們等會就會趕來,不準和他們多談,吃完粥半小時內必須入睡,就算你已經睡了三天也就要給我接著睡。”

  說罷,她不給君亦輕反應的時間,甩門離去。

  吃完粥后,半個小時辰內必須入睡,否則會影響這靈膳滋補作用的發揮。

  君亦輕在心中將云葵未說出口的話補上,不禁搖頭失笑,又是這么別扭的表達關心啊。

  舀起一勺靈谷粥送入口中,香甜的味道使早就饑腸轆轆的君亦輕食指大動,立即埋頭沉浸到美味中。

  片刻后,幾乎低不可聞的腳步聲響起,一位中年男修匆匆而來,推門而入,他一襲磊落青衫,面容儒雅,正是青衫門第三任門主君不器。

  見他進來,急忙咽下最后一口粥的君亦輕起身,眉目溫軟,喚道:“父親。”

  君不器點點頭,看著好生生的女兒,神色變得柔和,他道:“輕兒,你如今覺得如何?”

  君亦輕提裙緩緩轉了個圈,含笑道:“我服用化毒丹后就好多了,想來體內的元留丹毒也應全解了。”

  她一提到這,君不器便沉了神色,忍不住眉頭緊鎖,嘆息道:“元留魔丹,魂息之鎖,此丹是高階魔修用自己的魂息煉制而成,專用來鎖定相中的爐鼎,除非那魔修身死,否則這丹毒恐難盡除。”

  說罷,他上前幾步同君亦輕落坐,握住她的手將靈力探入她體內。

  少頃,君不器收手,眼底憂色一閃而過,他皺眉,沉聲道:“丹毒果然還在你體內,只是暫時被壓制了。”

  君亦輕反而一笑,安慰君不器道:“父親別太憂慮,反正這丹毒也不致命,留在身上也無妨。”

  君不器皺眉,道:“輕兒,事情沒你想的這么簡單,丹毒不解,那魔修就永遠都能感應到你在哪,他遲早會找上你。”

  “如此,是要解了這丹毒。”

  想到那個恐怖的魔修,君亦輕皺眉,擔心道:“父親,那魔修與您同是丹后修為恐不好殺……”

  君不器沉吟片刻,道:“那魔修對你勢在必得,也對落敗于我手耿耿于懷,我可向他下戰帖引他出來,到時候同其它門派的幾位友人一同斬殺他。”

  想了想,他又道:“為父與重明派元嬰長老有些交情,她如今正在九荒百里家作客。安全起見,過幾日你便啟程隨她去重明派,待為父斬殺了那魔修后再接你回來。”

  重明派乃是中域第一大派,自然沒有魔修敢去挑釁,她就此離開,那金丹魔修也不敢找去中央圣地,自是極好。

  可是真不想離家啊……

  君亦輕垂眸掩去羞澀,挽上君不器的手臂撒嬌道:“父親,您讓維楨哥哥護送我前去可好?”

  少女低首垂眸,卻掩不了從骨子里透出的溫柔,如畫眉眼間盡是女兒家的嬌羞。

  可謂是彼其之女,美如玉,顏如舜英,灼灼其華。

  但……終究是沒有靈根的凡人,在這人人長壽的修仙界活不了多久。

  君不器看著她,強忍住心中酸澀,摸了摸她的頭,沉聲道:“好,就讓維楨送你去,我兒放心,等為父除了那個魔修后就給你尋來定顏珠元壽丹,讓你風風光光地嫁與維楨為妻。”

  嫁他…為妻嗎?

  君亦輕身體一僵,長睫微顫,旋即她一笑,若無其事道:“父親,您又開玩笑了。”

  不待君不器再說,她又問道:“對了,怎么不見維楨哥哥?”

  “在你昏迷這幾日,紫辰門又出了位金丹修士,楨兒代我前去恭賀,明日也該回來了。”

  君不器看出她不想多談,亦不敢多談這件事的心思,便配合著轉了話題,只在嘆息埋在心里。

  他的女兒什么都好,只可惜了生來沒有靈根,否則怎至于敢愛不敢宣。

  就在君亦輕剛欲開口,了解一下那個新晉的金丹真人時,門外忽然傳來了巨大的碎裂聲,像是將玉碎帛裂聲放大幾千倍的效果。

  君亦輕愕然,看向君不器。

  噗一一

  誰料君不器竟是猛得吐出一大口血來,像是被什么重擊到似地,連連后退幾步,才穩住身形。

  “不好!護宗大陣居然破了!”

  君不器立即放出神識,金丹后期的神識蔓延開來,外邊的情景讓他不由得神色大變。

  竟是無邊的魔霧籠罩了整個青衫門,魔霧后隱隱有著一股極強的威壓。

  “輕兒,乖乖呆在這里。”

  電光火石之間,君不器便有了決斷,他拋給君亦輕一枚不知是何材料的魚形玉佩后,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便立即運起靈力縱身躍出了竹樓。

  “父親!”

  “父親……”

  君亦輕攥緊了手中玉佩,看著君不器遠去的背景,心臟劇烈地縮動起來。

  那臨別一眼分明是在說,一定要活下去!特意囑咐這樣的話,這次到底是遇到了什么?

  莫非是那個魔修找上門……君亦輕腦中閃過這個可能,旋即她搖頭否定,那個魔修也不過是丹后修為,怎么可能破的了護宗大陣!

  或許只是有人想找父親切磋,來下戰帖呢?

  但下一刻,震天的鐘聲響起,打破了她的幻想。

  “警戒!有魔修敵襲——”

  用靈力加持過的尖利喊聲響徹整個青衫門,劃破夜幕,驚醒了門中所有弟子。

  


  http://www.cucegn.live/94_94576/47808373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cucegn.live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g.com
江西快3走势 qq彩票游戏 优乐江西麻将苹果版 茗彩彩票网址 007足球即时比分 黑蚂蚁工作室怎么赚钱 魔域2015怎么赚钱攻略 球探篮球比分皇冠 1000炮金蟾捕鱼棋牌 代刷积分怎么赚钱 德州麻将 四川快乐12 迅雷彩票苹果 女生做什么工作室赚钱 问道新区充钱怎么赚钱吗 球探体育比分wp8下载 湖南快乐10分